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【笔底烟花】余伯和大柳树的故事

2019-8-2 16:58| 发布者: 朱玲| 查看: 54| 评论: 0 |原作者: 余爱国

简介:余伯者,吾之远房叔公也,楚州河西公园人,祖上为湖心寺佃户。 余伯家门前有一棵大柳树,树干粗壮,枝繁叶茂。六岁的余伯在一场大水后的瘟疫中失去了父母和兄长,孤身一人伴随着这棵大柳树静静地成长。 十一岁的余伯 ...

  余伯者,吾之远房叔公也,楚州河西公园人,祖上为湖心寺佃户。

 余伯家门前有一棵大柳树,树干粗壮,枝繁叶茂。六岁的余伯在一场大水后的瘟疫中失去了父母和兄长,孤身一人伴随着这棵大柳树静静地成长。

 十一岁的余伯,还是懵懵懂懂的小屁孩,每天下河捞鱼摸虾,上岸爬树捉鸟,饿了到湖心寺的禅房里跟僧人们讨点吃的,困了就在禅房里的炕上睡一觉,僧人们知他孤身一人,倒也不为难他,随他去吧。

 秋上,日本鬼子的枪炮声在家乡的土地上炸开了,湖心寺里驻扎着日军华东司令部,为了保证司令部的安全,鬼子们开始了大规模的扫荡和清乡,所到之处哪里还有人性,杀人放火掳掠,把余伯家的庄子洗劫一空,最后端着刺刀,将剩下的男女老幼全部赶到余伯家门前的大柳树下,一挺机关枪堵住了去路。人人都预感到即将到来的可怕命运,死亡的恐怖和绝望像一张大网罩住了大柳树下的每一个人,求生的本能使他们抓住最后的一点希望,拚尽全力往树身靠,仿佛树身就是最安全的地方,一个个可怜的生命在翻腾着冲撞着,扭曲的身体伸出扭曲的双手。少年余伯,力气哪能拼的过那些大人,落在人群的最外层。鬼子的扳机扣动了,余伯还想往树身再靠近些,却做不到,他想哭,却没有眼泪;想喊,却发不出声。恐惧就像一条藤索,紧紧地缠住他,双脚动不了,只能用后背拼命往里顶。

 一溜子弹挨着他的脸颊飞过去,还没有感觉到疼,余伯就昏了过去……,等他醒来,四周一片漆黑,他费力地扒开身上的尸体,从满是血腥味的大柳树下爬起来,跌跌撞撞地跑回平时居住的“家”,从给菩萨供香的香炉里抓了一把香灰按在伤口处,这时,脸上才传来火烧般的灼痛。

不知是应了那句俗语“大难不死必有后福”,还是菩萨的香灰显了灵,余伯在这个兵荒马乱的战争年代,从一个毛头小子成长为一个健壮青年,同时结婚、生子,一切仍在那个战火纷飞的年代。

 时移世易,如今,步入百岁高龄的余伯,一头雪白的银发,身体依旧硬朗,走路不用人搀扶,甚至不用拐杖。余伯依然住在农村老家,他不想进城,原因是舍不得离开生活一辈子的村庄,舍不得离不开门前那棵从儿时就陪伴着他,和他一起历经沧桑,阅尽世事,至今仍旧挺拔,抖擞着一身绿油油的枝叶,生机盎然的大柳树。

 无数个夜凉如水的晚上,大柳树下虫儿低吟浅唱。余伯坐在树下,摇着自编的蒲扇,神情蔼然,幽幽地向我们讲述那个关于民族的心酸苦难的故事。他声音喑哑,像是穿透了一个世纪。我想,那个年代孑然一身的小屁孩,面对国破家亡的险恶环境,独自一人吞下了多少苦楚酸涩的泪水。在鬼子的枪下捡了一条命,在烧光、抢光、杀光的“三光”环境里惊恐万状地逃亡,能够活下来,本身就是一个奇迹。我一次又一次地注视着余伯颊上的那块枪疤,仿佛看到一个少年在鬼子的枪下奋力求生的身影。

 这个故事我不知道余伯给我讲了多少遍,可是每次听后却总在最后泪湿双眼。见状,余伯总是拉着我的手,安慰我说:“现在世情好了,没有战乱,不必逃荒,一切平安,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和努力工作,把我们的国家建设的更加强大。”寥寥数语,我便体会到余伯的心情,他在那个年代里过着颠沛流离的生活,长长的一生中没有文化的熏陶和抚慰,心头一串串的故事,成了他闲时反刍的精神食粮。他知道“落后就要挨打”的道理,知道我们的国家现在富起来了,强起来了。他感恩地说:“现在水泥路一直修到家门口,出了门就有公交车,几千年的农业税都免了,60岁以上老人都有养老保险,大病政府报销,孤寡老人政府赡养,百岁老人政府还有补贴,这在过去想都不敢想,我们该知足了”。余伯不识字,却爱听我给他讲一些国家大事,他有时还看看电视新闻,时不时还会冒出一些想法,有时还问我,像他这种年纪的人能否参政议政,为国家献计献策。他始终叮嘱我们:“如果都把劲往一处使,国家就会更强大,就不会被外族欺负,我所经历的痛苦就不会在下一代身上重演”。有过苦难的经历,最后在百岁的生命体内竟然酝酿出如此的智慧和爱心,还有那隽永而美好的仁慈性灵,我真觉得余伯是一个豁达开朗之人。

 今年春上,我们所在的村庄开始拆迁了,余伯纵是一千个一万个舍不得,然而他还是积极地支持城市建设,主动让我打电话给他在城里的子女进行搬迁。这期间,他总是一个人呆坐在大柳树下,望着大柳树喃喃自语。见此,我想去劝劝他,他对我摇了摇手说:“拆迁是城市建设的需要,是越来越往好处发展的事情,我活了一百多年,这点道理还懂得,我只是舍不得这棵大柳树,它和我的感情太深了,拆迁后,我这把老骨头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它,今后的建设中,大柳树不知道还能不能保留下来”。在搬走前的晚上,他打电话让我来陪他,我们爷俩温了一壶小酒,布了两三个小菜,搬了一张小桌来到大柳树下,相对小酌,算是和大柳树进行最后的告别。酒至半酣,余伯抑制不住感情,起身抚摸着树身,闭上眼睛,头靠在树上,老泪纵流。此情此景,我看到了一位百岁老人真情的流露和对生命的领悟。大柳树和他一起经历了父母兄长的离去和父老乡亲的惨遭屠杀,也见证了他家庭的建立和子孙绕膝的欢乐,更见证了新中国的建设与发展。百年来,人既是树,树既是人,大柳树已然成为余伯的精神支柱,已然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。只要在大柳树下,一切风和日丽、国家安泰、能够富强和发展、不再受侵略者的蹂躏、丰衣足食、健康平安就是他的最大幸福。
 
我的愿望呢,不要多,惟愿余伯健康长寿;惟愿和他一样经受过苦难的老人有一个安详快乐的晚年;惟愿在大柳树下继续聆听余伯的故事。

 在听闻将在大柳树周围建一个公园的消息后,余伯非常兴奋,让我再一次去看看大柳树,并拍下视频发给他。站在树下,阳光穿过枝叶的缝隙,投下斑驳的光影,其间细碎的一抹扫在我的脸上,我们的世界好灿烂啊!风在吹,鸟在啼,树影婆娑,一树葱绿,那遒劲的枝干,恣意舒展,映着淡蓝的苍穹,时光不再流转,大柳树下一切都是那么安然......

收藏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精彩阅读

更多+

广告位

联系我们
2016年初一招生咨询 0517 - 85933345
文通教师交流 QQ 群 23987097
校园地址 淮安市淮安区西门大街40号
技术支持邮箱 55743206@qq.com
  • 淮安中学微信

  • 文通中学微信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文通中学 ( 苏ICP备16018158 )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19号

返回顶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