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【笔底烟花】堤岸上的人家

2019-8-4 16:00| 发布者: 朱玲| 查看: 247| 评论: 0 |原作者: 叶伟亮

简介:再见排涝渠的堤岸时,已是那般瘦削,只有牛背一般的宽度,以前堤岸上能让好几头牛并排站着较劲发疯。 后来牛没了,堤岸两边这头到那头拴牛的树木,也一棵一棵地消失了。只有一样东西倒存留了一段时间,那便是地皮菜 ...

再见排涝渠的堤岸时,已是那般瘦削,只有牛背一般的宽度,以前堤岸上能让好几头牛并排站着较劲发疯。

后来牛没了,堤岸两边这头到那头拴牛的树木,也一棵一棵地消失了。只有一样东西倒存留了一段时间,那便是地皮菜。软软的很像泡发开的蚕豆皮,在草丛里密密麻麻地铺开。一下雨,草根周围更是厚厚的一层。要想那么干净地捡回去是不可能的,总是带着草的断茎,和没完没了的碎草叶子一起撮起来。

把这些地皮菜挑拣干净是很费工夫的,然后在清水里冲洗一番,和韭菜清炒,只放油盐。既有韭菜的清香,又有地皮菜的脆嫩,滑滑的,满嘴快活!这东西就这般鲜美!

即便不下雨,排涝渠堤岸上的地皮菜也是有的。排涝渠总有厚重的水汽漫上来,岸上总是湿湿的。牛啃过的杂草一茬接着一茬,两边的树木垂下很大的阴凉,整个岸顶终年难见阳光。当然也有人说,最有功劳的还是那些牛了。每日在堤岸上留下几泡牛粪,这牛粪便成了菌类繁殖的乐园。

住在堤岸上的唯一的人,大安子,时常一本正经地对埋头捡拾的孩子说:“你捡的那些地皮菜都是牛粪变成的。你要是捡得少了,不够你家吃一顿的,就把没了臭味的牛粪捡一些凑凑,炒出来和地皮菜一个味。不相信你捡一些回去吃吃看!”他说这话好像真的吃过。还真有个把愣头愣脑的孩子信以为真,提着半篮子牛粪回去,被大人一顿臭骂。接着就骂大安子是个绝八代的和尚!

说大安子是个和尚不假,三十来岁时就死了妻子,他拉扯一对儿女长大。现在儿女都已成了家,大安子有孙子有孙女,说大安子是绝八代,这倒不符合事实。

大安子总觉得跟儿子一家住一起不自在。更何况,按村里惯例,儿子成家立业后,做父母的最好是和他们分开,省得在一起鸡斗鸭斗的。大安子想来想去,排涝渠的河堤上倒是平坦,靠水边,路又宽,好地方!

于是大安子就在堤岸上搭建了两间房子。屋后顺着河坡子向下,一直到渠中间,用芦柴围了一个水陆各半的围栏,养上一群鸭子。屋前挖出一块地面,种上蔬菜。田的一角围成一个鸡圈,养上几只鸡。一到春天,屋前油菜花开出一大片,鸡鸣花香里;屋后鸭子淘食,在水里噗嗤噗嗤一通响。大安子这地方倒成了世外桃源。

每天到堤岸上放牛的人,把牛往树上一拴,背着手踱到大安子门前,东一拉西一扯地嚼半天。每天午饭后必到的,是几个牌友。把吃饭的小桌子搬到屋外的一处树荫下,从一个布袋里哗啦哗啦地倒出麻将,有时也打纸牌。不紧不慢,一圈又一圈。围着观看的人越来越多了,堤岸上的牛也就越来越多了。牛低着头悠闲地吃着草,尾巴不停地甩来甩去。鸟躲在树荫里,忽然出来,绕着枝头画了半个圈子,扑棱着翅膀又走了。

\隔三差五来的还有大安子的女儿。这姑娘嫁得不远,没事就来看看大安子。有时大安子正在牌场上,姑娘拎着鸡蛋糕、饼干、苹果就走来了。大安子很平静,转过头来说一声:“屋里墙角的罐子里有鸭蛋,锅台上有面,自己下一碗吃去。”等女儿把面吃完了,大安子还没下牌桌子。女儿收拾收拾也就回去了,大安子只说了句:“走啊!下回再来,不要再买这些东西,浪费钱!”

让大安子离开桌子的不是牌打结束了,而是账算错了。几个人为少算了两块钱吵嚷起来了。这回是来真的了!有人爆了粗口,最后还赌了咒:“哪个想赖人家两块钱,叫他吃饭噎死了!”“哪个说我钱没给,叫他掉下河淹死!”问了旁边围观的人,也没人记得清了。这种情况下,就是记得清也只能说记不清了。于是大安子一怒之下,捧着桌边,呼啦一声桌子掀翻了。“去你妈妈的,不来了!”“以后哪个再跟你们赌,拿刀把手剁了!”

第二天那几个人真的不来了,第三天也没来!第四天几个人又都到了!

接近年关了,所有人都去忙年了,大安子这里才清净几天。这几天一直想着大安子的只有范墩子。

范墩子十七了,还总是尿床。老范两口子每天早上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晒被子。范墩子自己不好意思晒,但又不能不晒,已经尿烂了几张席子,不能再把被子烂了。只要不下雨,老范家肯定晒被子。大年初一也晒。老年人常说,大年初一不能晒被子,大新年的第一天就“被”,这一年要“背”到什么时候!老范不管这话,只要没雨雪,照样晒被子,要不晚上怎么盖!

为此老范两口子也头疼了几年,总是这么尿下去还得了?去过医院,没什么用。于是老范两口子不得不把各种秘方让儿子试一遍。有说冬至这一天,找一条猪尾巴,烀烂了,让尿床的人躲在门后面啃,大人从他后脑勺上冷不防地拍一巴掌,说一句:别尿了!这就能吓住不尿了。老范试了,猪尾巴搭进去好几根,没吓住!又有说立夏这一天,拿一个划草的竹耙子,在猪圈的粪堂里扒粪坑,扒的过程中一看见有人路过,就迅速丢了耙子,往屋里跑。像这样半天能扒出九个粪坑来,再多的尿也就被九个粪坑兜住了。老范让儿子试了,但还是没兜住!

这回又听说了一个好法子。这回这个听起来有些靠谱,老范觉得这回能有用哩!说

用打开的半边整的鸡蛋壳,一律口朝上,用针穿起来,串成一串,用棍挑着,在年三十的晚上,送给那些孤寡老人。把这尿床的病送走了,开年就没事了。

串一串鸡蛋壳好办,就是送给谁呢?想来想去只有大安子。大安子的身份,书面语应该叫“鳏夫”。然而在全村人的字典里没有这么文雅和深奥的词。他们只知道女子死了丈夫叫寡妇,大安子是死了女人,不能叫寡妇,他是男的,应该叫男寡妇。对,这只有送给大安子这个男寡妇!

于是年三十的晚上,鞭炮声响起后,范墩子用树枝挑着一串像风铃一般的鸡蛋壳,悄悄地往排涝渠的堤岸走去。

到了大安子门口时,范墩子开口了:“大安子,大安子,三十晚上了,我不能再尿床了,把我这个尿床送给你吧,我不要了!”

大安子先楞了一下,然后不紧不慢地来了句:“哦,这样啊!那我不能要!你还是带回家去慢慢尿吧!”

大年初一的早上,太阳格外红艳,老范又开始晒被子了!

收藏 邀请

鲜花

握手

雷人

路过

鸡蛋

精彩阅读

更多+

广告位

联系我们
2016年初一招生咨询 0517 - 85933345
文通教师交流 QQ 群 23987097
校园地址 淮安市淮安区西门大街40号
技术支持邮箱 55743206@qq.com
  • 淮安中学微信

  • 文通中学微信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 文通中学 ( 苏ICP备16018158号-1 )  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苏公网安备 32080302000019号

返回顶部